耳朵是一扇窗. 窗外 依是嘈杂如斯的世界。

我枕在耳膜之上, 聆听来自远近的脚步与呐喊。

如风, 穿过松林; 如车, 辗过大路, 如人, 冲过战场。 如我的大脑, 转着年轮。 从远而近, 由近又远。

我听见谁的歌唱, 宛转,清扬, 断断续续。 如昔, 如魇。

像是埋藏千年的故事, 不过是弹指一挥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