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些天又翻起宋词,信步字里行间,陶醉忘归。早晨会起来背上几首,记下字数与平仄。然而填词之于我,依然如重山相隔,积淀不足也。古人有叹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,但那帮词人的境界真非时人所能及。现在会填词的人并不多,能赋真性情的就更少,我曾在白云上见到一位大师,大概也毕业好几年了罢,不然还真想去拜师。我不太喜欢报纸上的那些诗词,雕琢太多,有如机械之于鲜花,总显得不搭调。

从前读词多是感于其字句婉丽,明澈率真,陶醉而忘了填词上的匠心。现在稍微有些进步,慢慢地开始学会了总结,用词,遣句。

灵感的令一来源应该是人生的经历吧。现代人深处樊笼,终于与电子或机械为伴,不问远山近水,不解花愁蝶语,何处得寻灵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