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大早收到短信,说是包裹到了楼下,让我下去领。我倒因此变得一头雾水:最近并没有人说要寄东西与我,况且能把我地址知道得如此详细的,真想不起有谁。于是各种猜想,待到领了才恍然大悟。 原来某日晚上回家经过大族门口时,我因见了一套漂亮的纪念纸币,填了浦发银行信用卡的申请,此后一直并无消息,不想今天突然就把卡寄来了。 正书读书,偶见”播弄“二字,看着”播“字半天,以为是甚生僻字,查了又是暗骂自己,居然连播种的播都忘了。 这不知是记忆力的缘故,还是神经上的偶发空缺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