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月,若在家乡,正是孟春时候。桃红柳绿,莺歌燕舞,一如我们对春的期待。然而这千里之外的深圳,却是另外一般模样:多雨潮湿的天气从清明绵延至今,高楼之中,除了初春的木棉早已匆匆消逝,望不见桃红柳绿,更不用说漫山遍野的油菜花海了。

作为一个整日穿梭于水泥丛林中的上班族,我似乎只有在周末和假期才有时间去感受自然的节奏。原本打算赶在清明时节去开平看看碉楼,无奈老天不力,赐了三天大雨。其后周末多半都是阴雨,偶有晴天,也是预报之谬误。这样的气候也催生了我的浑浑噩噩的生活状态,有时候似乎备感空虚。出门不得,在家无聊。仿佛只有打游戏,可是这样每每又是事后自责。

如今已是四月下旬了,人间芳菲多半消歇。昨天起了阵子太阳,突然有了夏天感觉。这才突然想起,原来春天已经走了。这算是没有缘分吧,似乎它不曾存在。

于是把期待留给五月。月初的长假,迷笛音乐节,香港与澳门,似乎可以轻易将所有的假期塞满。那时,这场无聊的雨,总该散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