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对”小长假”这个词颇有些反感,总以为有些矫情。明明只是一天假期,搭上周末,怎么便可以称为长假了呢?然而人们对此总是理所当然的期盼,某府于是顺承民意,强把周末扯了过来。欢呼吧,这是给你们的福利!

伴随”小长假”的另一个词是”旅游”。在我看来,旅游与旅行有很大的区别。旅游的目的地通常是些景点,以游览为目的,带有很强的商业性质。对于部分人来说,形式上便是找到地标,拍张照片,上传到相册,如此简单。旅行是比较文艺一些的称谓,在哪里并无所谓,但人不能太多。是否景点也无所谓,只要赏心或者悦目。然而在如今的时代,多半人依然对前者趋之若鹜,不免感叹世间之浮躁。

入职将近一年,这样的小长假我似乎从没认真打发过。或是去了东莞与哥哥团聚,或者去惠州寻访老友,甚至整个假期都闭门不出。外面的世界,与我无关。这样很清静,也更能让人感觉到,这是一段真实的时光,即使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到了二十一世纪,很多中国传统的节日都失去了其最初的意义。元宵无灯可耍、清明无祖可祭、端阳无舟可渡、中秋无月可怀。但节日依在,人们平白地多出一天时间,却并不知道要做什么。

这有什么不对呢?既是传统,必是从近古传承而来,也必是旧时代小农社会的产物。这些节日被发明自有其深厚的时代背景。但如今,我们身处工业时代,琉璃塑胶与金属充斥我们的生活,网络与科技拉近了所有人的距离。人们失去了村庄与土地,失去了星空与森林,也失去了对酒当歌的情怀。这真是文明时代的尴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