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几天高考,于我则是八周年的纪念日,虽然并无甚可念。除了那时很年轻,书生意气,也大抵没有让我怀念的东西。高考,只是人生的一次寻常的表演。我的记忆力已经开始倒退,对于八年前的这个时刻,除了糟糕的睡眠和考场里发生的些许轶事,几乎没有其他记忆。

我以为没有人很关心我的分数,除了校长和班里的老师。至于妈妈与哥哥的期望,我自认为有足够的自信。成绩出来的那天,我略有些失望,但并没有为此悲伤。毕竟我也没有指望过要去清华或是北大。剩下的相差总不会很大。高考只有一次,所以才有所谓遗憾。对我来说最大的遗憾就是作文,我想我大概是跑题了。在这个我最不想失败的课程上我最终都没能证明自己。

后来填报志愿,我浑浑噩噩填上了电信与计算机。并没有充分的理由去证明这样的选择,也许是道听途说,也许是因为对科技的好奇与幻想。总之,那时的我并没有很实际的理想,以至于第一志愿落空了也没有丝毫埋怨,于是理所当然走上了IT这条不归路。一入法门深似海,说起来也只怪当时的头脑一热。

转眼又过了一个时代。这么多年,自以为一直生活在浑浑噩噩之中,纵有无数次的困顿、迷茫,到头来还是屈服和顺从。直到现在,曾经的少年已经开始怀旧,文明已经被所谓的现代化吞噬得不成模样,我的理想却依然不知何处。

最近有两位好朋友都要离职了,这本是件难过的事情,然而他们的理由让我为之钦佩:枯燥、繁复的工作已经使理想渐去渐远,人生不可如此终老。这种感觉很熟悉——同样的声音最近也在撞击着我的心。

岁月让我们的青春寸寸成灰,难道心灵也要随之黯淡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