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平有几大憾事,不会游泳便是其一。回想起来,大概是由于我小时太过听话,而游泳在大人们看来总是充满危险的。作为一个本分、听话的孩子,我很少下水。直到十六七岁,忽然觉得少了些什么。也曾随兄弟及同学下过几次水,每每胸闷,对于水的恐惧,丝毫不减。

一一年七月,也即是我校园生涯的最后一个夏天,有一天永峰突然邀我去武大游泳。我很乐意去尝试,何况七月的武汉,溽暑难耐,纵是泡在水里也会凉快很多。然而作为一个完全的旱鸭子,实在有几分为难。永峰则说,水池之中我这般的旱鸭子不在少数,权当学习嘛,况且他也才学会没多久。我便有了下水学习的冲动,不管什么时候能够学会,尝试总是好的。

武大的泳池并不大,池水据说也很脏。当然,我是没有资格对池水质量作出评价的,毕竟没有先前的观察经验。我倒也不会对此太在意,只要没有明显的脏物或者小虫,总比小时候家乡的水塘水库干净很多倍。初次下池,我依然可以明显感觉到池水压挤胸腔的气闷。看着身旁一个个飘逸、潇洒的身姿,着实羡慕不已。后来慢慢适应,我也便打算挑一泳资慢慢练习。因为觉得自由泳姿势漂亮,一开始挑了这一高难度的起点。

武大的泳池去过几次,现在也完全不记得了,不过肯定没有超过三次。因为后来打听到本校的泳池已经开放,而且拿了学生证居然只要五元,这么让人心动的优惠,实在打着灯笼也寻不着啊,何乐而不往呢?于是请了永峰同去过一次,有来必有往嘛。后来又邀董浩去过,时值刚入夜,韵苑华灯初上,突然来了阵雨,立于池面,任疏雨轻轻打落在头发和脸庞上,这种感觉很是特别。

后来由于什么原因停止了这段游泳经历,我也不记得了。这仅有的几次下水体验,我也实在没有学会什么东西。虽然自由泳可以屏息游上一二十米,但始终未能掌握换气之法,也不了了之。

去年毕业来深,再也没有记起游泳之事。前些天于美团网上闲逛时,忽瞥见有南油游泳馆团票一张,不到十块。这么低廉的成本让我迫不及待地完成了支付,准备周末去泡泡,正好可以一解炎夏御宅之闷。随后的周六下午与某友聊天,他忽然提到他在桂庙附近办了一张健身卡,随送了一张游泳卡,于是便决定当晚一起去消费消费。后来由于吃饭所费时间太长,待赶到泳池时,已是歇业时间了。

第二天周日,照例烈日当空,我一人在家,也无甚特别的事情。房间太过闷热,大厅里也没有一丝凉风,于是独自一个奔向了南油泳场。唤作泳场,可以猜到应该是露天的,而且面积很大,人也自然不少。去之前也留心了一下网络上的评价,并不很高,但也没达到很差的地步。票价二十,是韵苑泳馆的四倍。不过既然这里是深圳,也实在没有好抱怨的了。泳池的小孩很多,大都由父母陪伴,横在泳圈中,弹着小腿,像些游来游去的小鸭子。池水深度刚好,最深去刚好淹及下巴,所以很适合新手。

因为一开始选定了自由泳,我便试图拣回两年前的进度。然而换气依然是难事,我也不记得从前看过的视频中的标准动作到底是如何。瞎折腾了一阵子,几乎也不见长进。后来转念一想,自由泳讲究一气呵成,也更加注重身体的协调,非我新手之流易学也。不如试试蛙泳,由易趋难,或许也是一径。心中思定,只等周末了。

于是到了今天。下午午睡醒来,稍事休息之后,我便去youtube上寻了一部介绍蛙泳的简单视频,只有十来分钟,我大约只看到一半,便携简单衣具出发了。因为天气缘故,泳场并没有往日那般多人。水中的温度比岸上略高,水质也较清,大概是因为来嬉水的人尚少吧。初试了视频讲到的一些动作,颇有些不协调,手脚动作难以同步。不过多练习了几次便好多了。于是尝试换气。初时头部一旦抬起身体便要下沉,也便无法继续浮起了。于是觉得很是蹊跷,细细琢磨,应该是头部姿势不对,应该保持背部入水,仅仅抬起头部即可。试之,果然如此。于是可以稍稍游弋一些距离,五米,十米。后来决定挑战一回自己,居然横穿了泳池。这大概也是我学游泳以来的最大成就了。虽然在最后一两米狼狈至极,但总算是坚持到底。

我总以为,像我这般大龄青年,再学游泳绝非易事了。看来事实并非如此,如果多多琢磨、领悟,难事也并非不可解决。于是我对游泳也多了一些希望,虽然现在还在入门的路上,但总有一天我会习惯自如。当然,认真地坚持是前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