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在空间上看到一好友分享的阳新独立电影《躲学》,在好奇心驱使之下,一口气看完了。作为第一部阳新方言电影,这部影片的选材也很典型,取自打工经济之下的阳新很普遍的留守儿童问题。阳新方言第一次走上荧幕,对于我们阳新人来说,这是一个里程碑事件。而影片反映的社会和教育现实,在阳新甚至整个湖北或者其他省份都很普遍。

虽然成长于阳新西北边陲的小镇,我自幼却与阳新县城无缘。因为从韦源口去黄石城区要比翻山越岭去县城近很多,而且黄石远比阳新繁华,似乎也很难找去阳新的理由。此外,虽然很多同学选择了去县城读高中,我却渡江去了北岸的蕲春。印象中很清楚的唯一一次入城则是初三时的奥数比赛,当时也只是去了实验中学一带,很是破败,完全没有现代的迹象。这些年应该变了不少模样,然而我却是再也没有去过。由于地域位置、地形的缘故,阳新方言非常繁杂,同镇而不同方言很是普遍。就比如我们镇,出几里路语言就稍有不同,镇区及沿江一带则明显受了北方口音影响,与隔岸的蕲春话很接近。就连我们家中,两位哥哥与我关于“哪里”也是明显不同的说法。这种语言上的怪现象着实不多见。

这部电影由白沙籍的留韩学生导演,制作及演员队伍基本上也都为阳新人。剧中对白一律采用阳新话,用意自然也很明显。剧情讲的是留守中学生李冬上学时由于成绩差遭老师同学嘲笑,更是频繁受到富家少爷“张老板”的挑衅和殴打。为了报复,李冬暗中将家里的水果刀塞进了书包,乘张老板在网吧打游戏之时偷袭并将其脸划伤。为了防止报复,李冬将书包扔进草丛,从此逃离校园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李冬于其表叔家认识了黑社会小头目梁军,并在一次被追打奔逃的过程中获梁军解救,由是对梁军备存感激,来往也更加频繁。后来,李冬被要求携带一铁锤与梁军副手杰哥一起去收保护费,由于没有按杰哥指示及时砸碎店家玻璃吃到杰哥巴掌。而后则被杰哥要求单独去收保护费。由此李冬逐步走上了不归路。影片的最后,李冬随当军一伙深夜踩点,准备干掉一工地承包商马庆,不想踏了个空,无功而返,回程停车时遭到张老板召集的小混混围砍,梁军负重伤侥幸逃脱,李冬受伤严重,倒于垃圾堆中,张老板上前挑衅时,李冬寻身边碎琉璃径直插入了张少的喉咙。这是也是李冬的人生结局,也是影片的悲剧结局。

情节上来说,这很像是某些小时候看过的黑帮电影,然而搁置在阳新这片复杂的土地上,更加触目惊心。在我的成长历程中,逃学、打架、火拼,虽然都没有在自己身上发生,但是在同学中倒也是不难看到。某位成绩一向很好的小学好友便是由于在校与人打架,害怕报复,直接搬离桌椅走人。整个初中期间,更是少不了各个帮派之间的群架事件。然而那时尚是世纪之交,打工还大半只是年轻人,所以同学之中基本上很少是留守儿童。但十年之后,情况早已大大不同了。当年的打工一辈的子女们,如今大多长大甚至成人。虽然家乡的混混已经有所减少,但孤独的留守一代,问题依然很明显:缺乏关怀,学习动力不足,技能薄弱,与城市儿童差距巨大。

儿童教育与关怀的缺失,父母自然是要负主要的责任。没有身心的开导,儿童很容易对社会上的一些问题产生片面而极端的反应。如果受了委屈,心里会长期压抑,找不到缓解机会。一旦引爆其承受能力,势必给社会造成具大危害。当今的中国社会,打工阶层依然非常庞大,特别是一些中西部的省份,更是非常普遍。就拿我们家乡来说,守在家里的大都是老人小孩,年轻人都非常少。推之原因,本地没有足够的产业支撑,年轻人待在家里通常也意味着失业。农民的孩子已经不愿意再成为农民,那种原始的生产方式一来艰苦,二则难以养家。而机械化则很自然造成大量的人力过剩。为了生存,自好奔向长三角或者珠三角等劳动密集区域,任凭家乡芳草漫长。另一方面,城市高昂的物价、户口问题、紧张的工作节奏,也让打工者不得不把小孩留在老家,与爷爷奶奶住在一块。这种困境很难破除,也是中国很多社会问题的起源。

与留守儿童相对的是留守老人。子女奔忙在外,很多都只是在过年时才回家一次。老人劳苦一生,却依然无法颐养天年。家园零落的孤独之感仿佛怎么也看不到尽头。对此,我也深怀愧意。自高中以来,我每年在家待的时间都没有超过一个月。至大学则通常不到半个月,工作以后则更甚。小村子的其他人家已经搬离得只剩我们一家,老妈的心里也颇不安宁。如果给自己找个开脱的理由,我会说,我的职业限制性太强,如果待在家里,我甚至都要饿死,更不用去谈奔小康了。当然,一个弥补措施是每年抽几天时间回去看一次,何必非要到过年呢。如今交通如此发达,远不似古代,回家也是一天的事情。如果说没有时间,实在都是借口。

可喜的是,近几年来,家乡发展势头渐猛。镇上新建了不少工厂,沿江架起了长江三桥、邻近有深港码头,四十米宽的公路穿野而过,荒弃的山地又逐渐披起了绿衣,甚至招来了旅游公司,镇区的房价也一路高涨。在基础设施和产业设施不断完善的情况下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留在了家乡。这里毕竟没有房价的压力,无子女父母分隔之苦,也是自己最亲切的地方。

其实总体说来,电影的情节是很简单的。李冬的家庭环境的刻画有点不足,也许有些暗示吧,我并没有看得很仔细。数学老师是典型的旧中国式脸孔,出的分数加减法题目实在是与学生的年龄不相称。剧中脏话很多,然而也是为了与剧情相配,实在有些无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