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在读一本电子书,是关于中国人性格特点的杂编,名叫《看不懂的中国人》。虽然书中很多文章的年代有些古老,但并没有因此湮没了时代意义。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,读此书如窥明镜,可以了解自身那些民族烙印。有当今的全球化时代,更有必要取起精华而去其糟粕。

中国人的性格缺点有很多,在此不细列了,可以随时参考此书。然而对于书中关于闲适的讨论,我的印象很是深刻,颇以为这是我们民族的特色美学。闲适可以有很多种方式,比如`万松岭上一间屋,老僧半间云半间`, 此为寺僧倚席看云之闲,空得彻底; 择几好友,曲水流觞,俯仰之间,笑谈人生,或举酒花下,对月成诗,此为文人士大夫之极乐人生,而普罗大众自然无福消受。

书中择了《菜根谭》一节,关于闲适多有妙语:

昼闲人寂,听数声鸟语悠扬,不觉耳根尽彻;夜静天高,看一片云光舒卷, 顿令眼界俱空。 千载奇逢,无如好书良友;一生清福,只在茗碗炉烟。

清人张潮对于闲适之法更是有自己的经验:

楼上看山,城头看雪,灯前看花,舟中看霞,月下看美人,另是一番情景。 春听鸟声,夏听蝉声,秋听虫声,冬听雪声; 白昼听棋声,月下听箫声,山中听松声,水际听款乃声, 方不虚生此耳。 玩月之法,皎洁则仰观,朦胧则宜俯视。 春风如酒,夏风如茗,秋风如烟,冬风如姜芥。

山水云月,宇宙之所共赐。如果觉得单调,也可以自己造之。张潮的建议是:

艺花可以邀蝶,累石可以邀云,栽松可以邀风,贮水可以邀萍,筑台可以邀月,种蕉可以邀雨,植柳可以邀蝉。

闲适并不意味着懒散,它实际上是一种积极享受人生的生活方式。不同于印度人菩提树下对于来生的冥想,中国人多重于现世的安乐。在传统儒道思想的濡染之下,中国的文人士代夫将闲适发展成为了一种极度和谐的自然派美学,这不得不说是中国特色的产物。

然而,反观当前,闲适仿佛也只存在于古人的山水画里了。都市中的人们,每天疲于应对繁忙的工作,无暇悠闲,即使有暇,满眼水泥丛林,早已找不到先民们度闲的自然条件。而中国的普通民众,文化素质普遍低下,难以从文化上继承这种高雅情操。

英国摇滚乐队Oasis灵魂人物Noel Gallagher曾写了一首《The Importance of Being Idle》,在曼彻斯特的演唱会上,大屏幕上展示了Noel的主张:闲并不意味着什么也不做,只有在闲时你才会去思考生活的意义,从而更好地享受人生。

科技的发展终规是好事,它提高了人类的生产力,促进了全球财富的增长。然而人不一定得跟着齿轮奔跑,人类的时间应该被解放出来才对。如果相反人类变得越来越忙了,这只能说明这个社会出现问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