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六点半,下楼的时候,突然发现天色已经很黑了,微风吹面,竟有一丝凉意。

今天是我的二十七岁生日。啊,听起来都是一个很老的数字。对于这样的一天,我该欢庆呢,还是该悲伤?

往些年,妈妈总会在早晨第一时间打来电话,仿佛是为了提醒我这一天的意义,然后犒劳一下自己。可是今天,妈妈也许也忘了。除了老婆,只有好友子坤打来了电话。坐在微冷的屋顶,我们聊着生活,聊聊结婚。我告诉子坤我快要当爸爸了,我甚至感受到了孩子的生命。这让人激动,也让人心慌。

我于是想到了自己的爸爸。算到今年,爸爸已经去世十八个年头了。他的音容笑貌,慢慢被岁月剥去了模样。多少次,我都梦到他,梦到他跟我们在一起。我是如此开心、欢舞雀跃,却又在梦醒的那一刻无限神伤。

在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日子里,我都在彷徨、迷茫。因为不满于自己当前的方向,我一度想过离职。直到两个月前,才以转岗的方式委曲求全。虽然不够干脆,但事后想想,这或许是当前最好的选择。现在,我不再抱怨工作,只怨自己才浅学疏,唯恐没有时间学习。我满足于这种状态,它让我看到了希望。也许这是一条很多人都走过的寻常路,我只想遇见一个属于自己的转弯。

常常,我对自己的浮躁深恶痛绝。我痛恨自己总是情不自禁地刷手机,痛恨自己太过形式地读书。这将是我努力改进的方向。现代科技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的方便,但如果因此给摄走了灵魂,这实在有些可笑。

今天,思考再三后,我关掉了自己的朋友圈。琳琅满目的分享让我无所适从,事不关已的状态又味同嚼腊。另一方面,朋友圈的存在对我的朋友关系也够成了威胁。就像在一个热闹的广场,都是相互熟悉的朋友,擦肩而过却找不到合适的方式打招呼。这终会变得尴尬。我想,好友之前的来往应该是基于一种主动的交流,而不是被动的推送。然而,以我的意志,我并不清楚自己会在多少天以后再次打开。

过去的一年,零零散散读了不少书。有些只作消遣,有些是为充电。从专业到文学到金融。然而今天回想起来,说上能汲取多少养份的倒并不多。年后花了不少时间学习机器学习与数据挖掘,原先是为了转方向需要,然而缺少实践,只勉强堆积了一些印象。粗浅的金融知识,只作隔岸观火,自己并没资本去炒,还需要继续了解。毛姆的小说引入入胜,可惜书太厚,读起来真费功夫。其实想读的书还有很多,金融、历史、建筑、哲学、文学,当然还有很多的技术书籍,细数下来,顿觉人生苦短。

年初列了不少计划,现在回顾起来,多半是没有希望完成了。生活始终如此平淡,勇敢大多只成了想象。下一年里,我会有一些什么改变呢?在下一年里,我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平平安安出生,老婆能够顺利度过这一人生大关,希望妈妈的身体能够健康。剩下的希望都给自己了,继续读书、思考,用心工作,若有余力,做些很酷的事情。更重要的,我该尽早走出属于自己的路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