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实说,年底了,心里略有一些慌张。也许是年龄愈来愈大的缘故。

我也自以为写这些重复的感时伤怀的文章实在有些无聊。可是至少,我能因此找到一丝追寻的痕迹。至少它曾发生过。虚无的空白更让人恐惧。

人生第二十七个年头,我认为我是失败的。尽管我也曾重筑自己的意志,可是很显然,我失败了。如果没有执行力,谈什么理想和计划都显得可笑。 尽管我一直标榜自己很喜欢柯本的名言—It’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fade away.

人生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